Friday, January 21, 2011

流動的根源


上星期與商業電台節目主持黃永前往探訪九龍一間直資學校,就最近立法會帳目委員會調查直資學校帳目混亂一事親身跟進。到了學校,發覺校長是一位澳洲人。稍為肥胖的身形令我聯想起一位外國諧星;不知怎的,頓時對他有點好感。他以那略帶澳洲口音的英語和不鹹不淡的粵語告訴我們他任教已十年,接管為學校校長也已四年多了,在這段時間內,竟然對教育局向直資學校的要求、直資計劃背後的精神和助學金的運用認知甚少。是溝通出現了問題,還是教育局漠不關心?他遲疑了一會,只是回應大家溝通實在不多。

我自小受惠於助學金,故對教育局和眾多直資學校在助學金問題上毫不關心、更有些無良學校藉此坐肥、囤積公帑,感到非常厭惡。假若當天沒有助學金這回事,我可能自小流浪街頭,潦倒一生,何來今天衣食溫飽,能為民請命?不要小看這些數目不大的資助,這些錢是推動社會流動的根源。社會沒有流動力,只是一潭死水罷了。最近有傳媒報道特區社會流動力不但近乎停頓,更有下滑的跡象。不難想像,這與學校分區制,家長對有質素的直資學校望門興嘆有莫大關係。施政報告諮詢之時,我便極力向曾特首反映社會流動問題,希望他可給予清貧學生一個機會;奈何他堅持問題並不存在。今天直資學校制度和助學金計劃的失敗,正好印證了曾特首的無知和無能。

別過校長,我和黃永跑到閱讀室與一班學生暢意傾談,發覺他們對學校很有歸屬感。這不是一間傳統名校,但細聽他們的抱負、對前途的願景,令我深深感受到這班年青人仍有努力向上的決心和意志,也令我稍覺欣慰,不枉此行。明天我也會回到我的母校皇仁書院出席舊生會的周年晚宴,也許我會藉此機會向我的師弟們談談社會流動問題,以及在這方面出力不少的一位師兄——司徒華。

1 comment:

SKII said...

我年紀應該比你輕,成就亦沒你的高,但今天過着自己滿意的生活,皆因從前的社會可以通過接受教育來提高流動性...

http://sally-smallthoughts.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_28.html

兒子正在申請中學,一直受官立學校教育的我亦在考慮直資學校,因為現在的制度實在令人無所適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