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9, 2009

從均衡參與到精英議政


儘管《基本法》第六十八條承諾港人最終可普選立法會,而人大常委會亦在○七年十二月說明港人可於二○二○年普選立法會,但功能組別的存在卻仍是建立民主香港的一個最大的障礙。毋庸置疑,絕大部分香港人均反對功能組別的延續,唯獨社會仍有一些既得利益者或不求甚解的聲音,繼續堅持功能組別是「均衡參與」及精英議政的有效體驗。事實究竟是否這樣?

既得利益者扭曲「均衡參與」

先談「均衡參與」。就算翻查整本《基本法》和附件,你都不會找到「均衡參與」這一詞。《基本法》第六十八條談的只是普選,附件二說的只是選舉辦法,究竟「均衡參與」從何而來?更重要的是,「均衡參與」意味的是容許立法會有少數聲音,但這並不代表一小撮功能界別之議席可以否決大多數議席。從整體市民利益來看,「均衡參與」應該是讓每一位市民皆有同等權利選出在議會內有同等分量的代表參與政事,這才應該是「均衡參與」的真正意思。「均衡參與」代表的是等值的選票和被選權,這些公平的核心價值其實早已為《基本法》第二十五及二十六條所明文規定,因此根本不容許某些人扭曲「均衡參與」的意思而藉以否定《基本法》第二十五及二十六條的基本原則。

若說功能組別是精英議政的必經途徑,則更是了無理據。有調查顯示立法會最未能盡職的十位議員中,功能組別竟佔八席。更無稽的是,其中六席更於○八年在毫無競爭下自動當選。這些終日享受免費午餐的功能組別議員壟斷了不少界別,怎可算是精英論政的體驗?相反地,真正的精英人士在沒有既得利益者之支持下,卻無法進入這扭曲失衡的政制,這如何算是精英議政的途徑?說功能組別是特區政制的癌細胞,確是絕非誇大之詞。

「區改案」 精英專業難參政

唐英年司長曾經公開說過,現今特區政府屬意的區議會政改方案,是把功能組別「民主化」的重要一步。究竟區議會方案能否真正達到「均衡參與」及精英議政的要求?事實是難以看到由四百多名直選區議員互選其中六位,甚至三十位區議員進入立法會,可算是「均衡參與」的體驗。試想想,要尋求多數區議員的支持,沒有強大政黨背景如何可以當選?就是以比例代表制計算,要從四百位區議員選出三十位,最少亦需要十票才能成功當選。以現今形勢而論,民建聯將可壟斷大多數議席,莫說是專業獨立人士,縱是規模較小的政黨如民協和公民黨,要成功從這途徑支持一至兩位代表進入立法會談何容易?這樣的制度如何能吸引社會精英,特別是獨立專業人士參與政事?

若說功能組別是既得利益者的溫牀,區議會之功能組別則可說是特別為資源充沛之龐大政黨如民建聯所度身訂造。區議會方案將建立另一組別的政治既得利益者,功能組別的禍毒只會變本加厲,千秋萬世,令特區真正普選的日子永遠不能來臨!

Friday, December 25, 2009

最後一個聖誕


當我從互聯網上的即時對話匣子得知在這天寒地凍、細雨飄搖的立法會門外已聚集了近二千人時,我真的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這股期盼、這份執著,令身為議員的我既感慚愧,又感無奈。進入議會,是為了要爭取民主、為民請命,但這一刻在這扭曲失衡的制度下,這無力無助感卻比任何時刻更覺強烈。在立法會內,我們正被猛烈批評濫用議事規則試圖拖延港深廣高速鐵路之撥款申請。但在這不公平、不符合公義的制度下,從議會許可的途徑伸張民意,怎可說是濫用程序?感到難過的,不是被千夫所指,而是這一切只是為了給菜園村和大角嘴的居民一個虛假的希望。聖誕應該是關懷的、是包容的、是寬恕的、是帶有愛心的;為什麼我們的政府卻永遠是麻木驕橫的獨行者?

高鐵的撥款申請是民生和民主息息相關的最好體現。沒有民主的制度,要為民生議題爭取應得的關注,沒有這議會的公衆平台,談何容易?儘管表面上,在這違反公義的制度下,建制內的民主聲音效果不彰,但只要議會內的民主力量能與議會外的民間力量裡應外合,推動輿論,立法會始終是民主的第一橋頭堡。放棄這推動輿論的平台,等同放棄爭取民生議題的第一步;莫說一年,縱是一天也是失敗主義者的表現。

今天的「小勝」對菜園村和大角嘴的居民而言,總算成就了這可能是在他們深愛的家園渡過最後一個聖誕的心願。在這寒冷陰暗的季節,心向民主的一羣在議會內外的團結努力,總算帶來了一陣短暫但溫暖的感覺。在這一刻,明年的鬥爭似乎是很遙遠。祝你們有一個快樂難忘的聖誕!

平安夜


這是疲倦、困難、力不從心的一年。但在這晚上,卻終於找到了一股平靜的感覺。家中坐滿了差不多一整年也沒見過的家人,份外温暖。在櫃裏找出了一些聖誕唱片,剎都間,聖誕的感覺又浮現出來。家人都帶來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禮物,熱鬧非常。今年我的禮物特別有意思,是一支Fender Telecaster。這結他和我四十年前,為了到英國讀書而忍痛割愛買了的一模一。拿着這結他,確是有點失而復得的感覺。如果人生可以這樣,你說多好啊!但太原美的人生,卻又似乎少了些多姿多采的變化,真不知是太貪心,還是太看得化!
祝健康快樂,和有一個新的開始!

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廣深港高鐵的啟示


廣深港高鐵的啟示是什麼?功能組別的可怕?失衡和違反公義之制度的可怕?還是好大喜功之政府可怕?還是民主派在立法會勢孤力弱的可悲?試想想,沒有民主派的立法會將會是怎樣的?

沒有民主派的立法會不需要分組點票;也不需要功能組別,因為議會只是政府的另一面。沒有民主派的立法會不會有爭拗,因為一言堂是沒有不同意見的。沒有民主派的立法會是最有效率的;要審批高鐵,莫說四小時,四十分鐘也嫌太多。沒有民主派的立法會不會是宣楊民意的平台或焦點所在,因為民意不能在議會中彰顯;要推動民意,將會是事半功倍。

沒錯!沒有民主的議會是充滿挫敗感的;但正因如此,沒有民主的議會是民主的橋頭堡,絕不容放棄。只要堅守崗位,民主終有一天會攻佔這失衡和違反公義的議會!

Saturday, December 19, 2009

家庭時間在那裏?


要取得工作與生活平衡,就是不可視超時工作是工作的必要條件,可是香港的職場卻不會這 樣想,而且超時工作仲要冇補水!超時工作令家長失去親子時間、超時工作令公共交通司機 駕駛易出意外。
因此,湯家驊認為立法制訂最低工資,亦應立法規管標準工時

Friday, December 18, 2009

團結大多數


正如羅貫中所說: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更何況是香港民主運動?這陣子,不少人都在討論無論五區總辭成功與否,對香港民主運動將會造成怎樣的影響?不同的人當然會有不同的見解,但有些事實卻是不容否定的。

公民黨成立以來,所吸納的成員大都是一些在此之前不願加入其他民主黨派的中產、專業和高學識水平人士。公民黨的成立確是擴展了民主運動的版圖。接踵而來的是社民連的崛起。社民連之主要成員是一羣理念激進的熱血青年;它的成立亦把民主運動的另一端伸展到年輕一輩中。但在這廣闊光譜裡,除了普選目標一致外,無論是政治理念、意識形態、階層背景,及政治傾向均有很大的差距。任何政黨試圖團結大多數必有其困難之處。

團結大多數,特別在鼓動群眾,爭取共同目標方面,無可否認是大道理。但在香港這多元化社會裡,團結大多數以同一策略爭取民主是否可行?五區總辭帶出的便是這一直存在的內在矛盾。

也許不應視這矛盾之存在和明顯化為一種分裂的現象。大家取態不一致並不代表斷然決裂,會令人有這印象的反而是來自一些偏激、強硬,甚至人身攻擊的言論。假若撇除這些令人情緒激動的言詞,剩下來的可能只是不同意見之表達,最終對民主運動不會帶來太大的負面影響。只可惜這些潛在分化的言行總是揮之不去,難以避免。再加上一點傲氣,一點個人英雄主義,一種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心態,更是令人覺得決裂一發不可收拾。現在已不再只是需「停一停,諗一諗」這麼簡單,而是需深切反思如何修補及防止深化這已呈現的裂痕,重新回到團結大多數的根本基礎上。這點民主派可做得到嗎?

請廣傳。今天需要你的聲援!


請珍視我城的果實和未來

我們是一班80後年輕人。我們反對立法會倉卒審批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669億撥款。高鐵濫用公帑,破壞家園,漠視市民的參與權;我們一直以各種方法反對都不被理會,如今撥款在即,我們決定以一項和平而持久的行動再次表明心志。我們將於星期三 (2009年12月16日) 下午四時開始圍繞立法會苦行,直到星期五(2009年12月18日)立法會高鐵撥款議決為止,藉此呼籲市民當日前來包圍立法會,並盡最後努力呼籲支持政府方案的議員懸崖勒 馬。

種子和稻米緊握在我們的手中,盛載果實與未來。

我們專注﹑默想﹑耐久,沿立法會繞圈慢行,時而以前額及前臂(雙腳跪下)伏地舒展。以靜謐的身體點燃立法會本應秉持公義的情志,誠如無聲的抗議。普羅市民一圓一角辛苦積蓄回來的669億公帑,政府必須珍視並用得其所,更應讓在香港紮根了五十年的菜園村及其擁抱自然生活的文化繼續承傳下去。我們用溫柔的雙手保護稻米和種子,不讓其撤落在地,不讓其隨之淡忘,不讓其瞬間消失,是以象徵年輕人對香港的承擔,對未來的想像。

三天兩夜期間,我們只會適量休息和進食,以求維持基本體力。以下是規定的休息和進食時 段:

每天苦行15小時
每天休息六小時(00:00am-6:00am)
早餐時間(6:00am-7:00am)
午(12:00pm-13:00pm)
晚(8:00pm-9:00pm)

年輕人不是因為自己有問題才走出來,而是要為整個社會衝出新的未來;年輕人不是反社會 ,而是太愛這個地方;年輕人不是精力過剩無處發泄,而是在有能力時選擇承擔更多。

XX先生台鑒﹕

十二月十八日下午,請容我告假半日。你會看到我在立法會門前快樂地集會,抗議政府興建 高鐵,浪費公帑,抄貧民的家。我們集會,是要呼籲立法會的議員秉持公義,投反對的一票 。

也許,因為香港的立法會被功能組別的闊佬騎劫,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情況未必可以扭轉。到頭來,很可能你和我都會失去一大筆稅款,失去元朗的田園美景,失去香港市民的經濟和規劃自主權。但是,不抗爭,就什麼希望都沒有了。團結抗爭,不論成敗,我們尚且有一群正義和快樂的市民。請批准我請假,放我走向正義,走向快樂。韓國的工人說過,在議會面前呼喊一回,勝過食人參大補湯,我想去試試這滋味。 你也不妨來。

若公司要避免留下紀錄,可在公司的人事檔案上,註明「急事」便可。正義要現身,若你同 意請假,你便是善人,我可將你的善意帶去,使立法會抗爭多了一份默默的市民善意。十二 月十九日早上,我會一身正氣,返回崗位。你會見到的。

你的微笑員工
XXX 敬上
二○○九年十二月十四日

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情為何物? (二)


湯家驊認為條例3b(2)的8大原素,己經將關係定得清楚不過,都沒有提及一定要婚姻 關係,反而是張建宗及勞福局對同居關係,仍存有狹隘的看法,潛台詞是歧視及不認同冇婚 姻關係的同性或異性關係。
最終要問點解社會唔可以接受不認同有制約的同居關係可以親密,點解社會要以自已道德標 準,判斷其他人士的性與情感生活。

情為何物?(一)


2009家庭暴力(修訂)條例草案,立法通過,1月1日生效。本來法例修訂的原意是保障同一屋簷下,各人之人身安全,而非討論社會應有的道德標準,雖然就條例引伸的道德指責、倫理爭論,已經一一過去,而法例3b亦詳列關係的指標。遺憾是法例仍殘留道德佬所強調的社會道德生活,就是你們要有性、有情,才可以俾你地作為一家人!Oh no!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09

憤怒!但這是我每天的工作.......

點追問都唔肯認政府要負責任做野,仲覺得係對,咁維護政府的副局長,咁厚顏無恥的長官,肯定有排做!

Tuesday, December 15, 2009

誰說民生民主不相關?

鑒於立法會財委會將於12月中旬討論高鐵撥款,我們十分關注高鐵撥款與現時議會制度不 公的關係,特意舉辦街頭論壇,題為「功能組別之禍害-從高鐵說起」,希望喚起社會大眾 對政府政策及現時政治制度的關注。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憤怒


把所有的失望加起來,得到的結果是甚麼?是絕望?還是憤怒?從來不是一個會絕望的人,但卻與一般人一樣,是會感到憤怒的。曾經寫過一篇短文,說憤怒是好的。沒錯,憤怒可以激發鬥志,再燃雄心;但憤怒也有悲哀的一面。有人說對事物漫不經心的人是不會憤怒的,只有擇善固執的人才會因挫折而憤怒。這不一定是對的。當從來不關心政治的人也感到憤怒時,這種群體情緒可能一發不可收拾。

也許促使他人憤怒的人正在摸索著一條底線:究竟到了哪一個地步才會引發起整個社會的莫名憤怒?也許製造憤怒者認為憤怒會令人失去理智,甚至會兵行險著而犯下兵家大忌。但這類算盤本身也是一種高籌碼的賭博,代價是一個雙輸沒贏的局面。

從憤怒的人來看,不同程度的憤怒也會帶來不同程度的反應。堅持每個人也要把憤怒轉化為沒有共識的行為,本身也可以造成憤怒的惡性循環。憤怒導致割裂,割裂引起憤怒。要扭逆時勢,重新上路,談何容易?人始終是有血有肉的,有感情的,有自我尊嚴的;若再加一點傲氣,更無法擺脫這周而復始的情緒枷鎖。退一步海闊天空談何容易?在現實生活中有誰做得到?縱是你做得到,也不代表其他人做得到。到頭來,只是突顯了更大的矛盾,更深的裂痕。

想起宋人楊萬里一首用來形容今天極為貼切的詩: 「兩岸舟船各背馳,波痕交涉亦難為,只餘鷗鷺無拘管,北去南來自在飛。」在這憤怒把所有人變為孤島的一天,要化為鷗鷺,說難不難,就易不易,問題只是甚麼時候是一個適當的時刻?

天曉得!

Sunday, December 13, 2009

誰沒有錯?


聖經有這樣一個故事,一群有學識的人,帶著一個被人捉姦在床的女人,想知耶穌會如何用公義方法來判這女人要被人打死,那穌向這群人說只要認為自己沒有犯過罪,便可以按照律法用死頭打死個女人,最後,這群人全部走曬。甘乃威被譴責動議是言論不一是冇誠信及處事不公,湯家驊認為議員及官員都有犯這樣的錯,這樣如何可以審核其他人呢?最重要是動輒啟動以有政治動機之機制,不是要找出答案的調查,不是行公義,對參政者來說是不公平 ,所以調查冇理由要繼續。

Thursday, December 10, 2009

湯家驊:我要民主普選,但不同意任何形式撤離議會

走到這一刻,建制內似乎難以爭取普選,但湯家驊並不同意就咁撒離,那怕只是離開一天或 一個月,甚至不回來,有市民要與社民連團結一起、但有市民又向他質疑,直選議員沒有講 過議會無用論,點可以話走就走?
群眾運動的基本條件是團結,真正團結要抵受得壓力,而非靠大家慷慨激昂地喊叫,公投要 成為群眾都可以參與的話,泛民及市民,都要同意及同步,才可成行!

民主倒退的方案


就二○一二年之政制改革,政府建議將現有選舉委員會委員從八百增至千二名,分別是把現存的工商、金融界、專業界、勞工、社會服務、宗教等界別及立法會議員、區域性組織代表、人大代表、政協代表等合共四個界別,各增一百名委員。唐英年司長於十一月十八日在立法會大會上啟動政改諮詢時承認,政府建議通過新增的第四界別之「一百個議席中的大部分分配給區議員……來增強選舉委員會民主化程度」。

魔鬼在於細節,讓我們也來看看究竟政府建議之方案增強多少「民主化程度」?首先看看現時選委會之組成。現時只有三十席直選立法會議員是由全香港市民一人一票直接選出來;由全香港人間選選出來有四十二席區議員代表,其餘均為小圈子選舉產生(見表)。以現有八百名選委而言,民主成分當然是極為薄弱;就是把直選和間選的委員合為一體,也只是佔了八百席中的七十二席,一成也不到。

「魔鬼」在於細節

比之於泛民主派之共識普選方案,後者建議增加全數四百名直選區議員成為選委會委員,其餘議席不變,從而把全民直選議席由七十二席增至四百三十席(見表),佔總數一千一百多人之三分一。泛民主派接受保留現有之功能組別委員,已是對現有小圈子既得利益者之極大讓步。

反觀政府現有之建議,唯一增加的是少於六十席的區議員代表,而小圈子功能組別之代表卻激增至三百多席。新選委會中,全民直選之立法會議員及間選之區議員委員只佔千二人中的一百三十席(見表),百分比是微升至一成,但建議卻把提名門檻同時提升百分之五十至一百五十名,令一般香港人有權提名特首候選人的意願難以落實,這不是民主倒退是甚麼?

政府建議的特首選舉改革方案明顯地是加強功能組別及當然委任委員之提名權。香港有七百萬人,大部分均不屬於任何選委會的功能界別,也沒有這些界別的投票權,而他們的直選代表竟然一直只是維持於三十席,間選代表也只有一百席,這怎可以說是符合《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所談及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這樣的方案完全不能確保普羅大眾可以行使《基本法》第二十五條所規定的所有市民皆可享有選舉權和被選權及進行真正普選行政長官的政制目標。這教渴望有真正普選的香港人如何接受政府建議之方案?

Tuesday, December 08, 2009

難得一見民建聯公開講要盡國際社會責任,普選又如何?


一個關於反恐條例修訂,民建聯的劉江華話作為不應再拖延,要像國際社會一樣義不容辭地 推行,咁國際社會都推行民主選舉,民建聯係唔係都應毫不猶疑地要求特區政府落實普選呢 ?
泛民議員反對讓立法機關有充公個人私產權力,不過是重視基本法精神,因為反恐與保障市民私產之間,應該有其平衡。湯家驊說,基本法29他及105條已經聲明要對私人財產保護,況且,香港並非有大量反恐人士存在,所以有不得不立法之死線,而最重要的是,若容許修訂,就等於讓立法機關輕易以清減基本法對個人保護之權利,這是不該的。

Friday, December 04, 2009

不是普選的普選


迷你債券不是債券也罷,但普選不是普選?我所指的,是最近左派人士一致口徑都在說《基本法》中所談的「普選」並非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前陣子劉佩瓊女士更在一政改諮詢會上呼喝一些市民說: 「你沒讀好書!《基本法》所談的並非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沒讀好書」的是劉女士。她對普選定義的一知半解,令人目瞪口呆。

左派人士的「理據」是《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簡稱《人權公約》)中第二十五條談及「普及而平等的選舉」,而《基本法》只談及普選,因此「普選」的真正意思是不需要平等。這是捉字虱的錯誤解讀。

《人權公約》中所指的「平等選舉」,根據聯合國文獻及權威學者羅域(Nowak),是指選票的分量,而非數目,必須平等。更重要的是,《人權公約》第二條及第二十六條清楚訂明所有公民權利必需絕對平等,不受任何形式的歧視;而第二十五條亦指出普選的定義是包括被選權;這亦是現時特區功能組別選舉不符合《人權公約》的基本原因。

普選不是普選的說法,根本上亦違背《基本法》的條文和背後精神。《基本法》所說的「普選」是一般人理解的普選。這名詞在國際間早已被公認為一種普及和平等的選舉,不容隨意扭曲。更重要的是,《基本法》本身於第二十五條規定一切公民權利必須平等,第二十六條亦明確規定所有公民享有選舉權及被選權。第三十九條更規定所有法定限制不得與《人權公約》抵觸。

由此可見,普選不是普選的說法是指鹿為馬,混淆視聽的歪理。以令人嗤之以鼻的說法來為保留功能界別詭辯,是貽笑國際、侮辱港人智慧的政治謊言。怎叫人信服?

Thursday, December 03, 2009

Wednesday, December 02, 2009

為什麽不能談普選?

政黨話要有普選、立法會議員話要有普選、市民同意有普選、特首更在參選時話會為香港帶來一個終極普選方案,既然咁有共識,點解特區政府又會行舊路,拋出增加功能組別數目及提高行政長官選舉門檻的廢柴方案?仲找d人大代表話普選唔一定要平等,實在令人氣憤。基本法明明寫下了普選三部曲,現時林瑞麟卻說普選是五部曲,總之由得民間有民間講、政府和建制派自炫其說,只為假諮詢做一場戲。湯家驊說不交出普選路線圖,實在難阻民憤。

五區總辭@議事論事--pt.1

*五區總辭, 變相公投*被傳媒披露至今(09年11月底)炒熱後, 泛民主派的路線之爭, 加上歷年積怨, 引爆總辭行與不行的爭論, 更爆出民主黨元老"互片"和叫停總辭之議.

Tuesday, December 01,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