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30, 2009

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幾經艱苦才買到了趙紫陽的《改革歷程》。翻開了書第一件事便是看趙紫陽八九年五月四日的發言和五月十九日在天安門廣場的即席講話。二十年了,為什麼每件事還是瀝瀝在目?趙紫陽說得對,一切問題都應該從對話交流,「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來解决」。只可惜當權者皆認為這衹是無權者的夢想罷了!不但如此,當權者更會羅列出種種自我辯解的歪理,為強權專政建立自衛高台,把無權者描述為反對派、搞亂者、破壞者,種種莫須有的罪名。為什麼這似是古今中外的定律?
從杜導正的序,看到了趙紫陽是民主路上的後來者。他甚至引述趙紫陽自認為早期的「左派」。但同時間,也看到了趙紫陽的擇善固執、那無奈不屈的心態。
拿着這本書,滿是不想看又想看的心情。幸好正如劉少奇曾經說過:「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也許明天,我會細讀這親身經歷的六四文獻………

Friday, May 29, 2009

這一個晚上


昨天晚上又下雨了。雨下得頗大,像是老天爺在痛哭。我最怕這時節下雨,那悲風淒雨的感覺總是揮之不去。

很不想上網,但不知怎的,還是上了丁子霖的網頁;那冷冰冰的資料,每次都令我不寒而慄:「……戴偉,男,二十歲,北京市,北京和平門烤鴨店廚師:八九年六月三日晚,戴去前門烤鴨店上班,行至民族飯店前受阻,後背中彈,送郵電醫院,因失血過多於六月四日凌晨死亡……」

他不是民運學生……

「……張向紅,女,二十歲,北京市,中國人民大學國政系國際共運專業87 級學生:八九年六月三日夜十一點多,與兄嫂從珠市口親戚家出來歸家途中,在前門遇戒嚴部隊受阻,並被衝散。張與嫂一起躲在前門西側樹叢後,被子彈擊中左胸主動脈,穿透後背,送市急救中心,六月四日凌晨去世……」

她只是錯在身處不應該在的地方……

「……呂鵬,男,九歲,北京市,北京順城根小學三年級學生:八九年六月三日夜十二時左右,在復興門立交橋附近被戒嚴部隊射中胸部,當場死亡。屍體曾被民眾置於敞篷車上遊行示眾……」

他今年應該是二十九歲……

「……肖傑,男,十九歲,四川省,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88 級學生:八九年六月五日肖已購得回四川成都的火車票,下午兩點左右行至南池子南口,過馬路時因逾紅色警戒線,戒嚴部隊令其站住未聽從,子彈從後背穿過前胸,當即死亡……」

他是最後一名死難者……?

這些名字代表着什麽?他們只是在這神州大地五千年來,無數沒想過成為民族英雄的犧牲者之一分子。他們的渺小,就像銀河星際的小星星、沙灘上的小沙粒。他們會被人忘懷,但不會被歷史忘記。

這將會是漫長的一夜……

Tuesday, May 26, 2009

你不要悲哀......


你不要悲哀!他們的風采,也是我們的風采。只要你不忘記......

Monday, May 25, 2009

法官與法律


相信很多人都會被電盈私有化這場官司弄得有點糊塗。怎麼初審法官和上訴庭的三位大法官對證據的看法,以至電盈私有化的申請是否缺乏理據會有如此南轅北轍的看法和結論?法律究竟是否正如普通法的一句金句:「法律正如大法官的腳之大小,因人而異。」法律的準則是否如此飄忽?如此個人化?

要探討這問題,我們必須理解在電盈私有化一案中,初審法官的思考過程與上訴庭眾大法官的判決理由分別在那裏。原審法官認為反對私有化的小股東和證監會並未能提出確實證據,證明股東大會有種票行為,因此必須批准電盈之私有化申請。上訴庭的一眾法官的出發點卻剛剛相反:證據顯示袁天凡與林孝華的瓜葛太多巧合,他們二人對這些異乎尋常的事情未能作出合理解釋,導致他們的證供不能盡信。因此,法庭不能排除有人意圖種票,藉以操控小股東投票結果。申請人電盈負有舉證責任,亦需說服法庭其申請能圓滿地符合《公司條例》所訂下的點票條件。電盈既然不能排除有人意圖操控小股東投票結果,法庭便不應批准電盈私有化之申請。簡單來說,原訟法庭與上訴法庭的分別,在於初審法官不願就現有證供作出分析推斷,是否有人通過分發股票意圖操控投票結果,而上訴法庭則認為該推斷是「難以逃避的結論」。

你可能會問為甚麼大多數社會人士均認為有種票的可能性,而原審法官卻認為沒有足夠證據顯示有種票之事實?雖然法官受過法律訓練,但法官也是人。如果法律訓練之功能,只是在於增強法官在確立事實方面的分析能力和邏輯思考,則法官理應比平常人更易察覺到不良意圖之存在。更重要的是,不誠實的行為很少會有白紙黑字的紀錄,或有鐵一般的罪證。很多時,法庭需從一些蛛絲馬迹、環境證供或一些毋庸置疑的事實,推斷出不誠實行為的意圖。這是法庭分辨是非的主要技巧,法官每天都在運用,實在不足為奇。如果當事人對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難以作出全面的解釋的話,法庭是有權作出不利於當事人的推斷。在這方面,法官和普通市民的分別,只是在於法官的分析能力較強,更能容易察覺不誠實行為的存在。這正是法官應有的功能。

法律不是一種冷冰冰、脫離群眾的規限原則。相反,法律是活的,是因應社會的文化、需求和核心價值而產生的維持社會公義之工具,而非主宰或限制社會文化及行為的枷鎖。在這方面,法律和政制是非常相近的。假如社會大眾對某種議題的看法是左,而法官或掌權者卻認為是右的話,那麼這肯定不是社會出了錯,而只是代表法官或掌權者以至法律或制度上出錯罷了。

法官和掌權者也是活在這社會裏的一分子。市民感覺到的,他們也應感覺到。他們是不應與社會脫節的。否則,我們的司法制度和政制體系必然是出現了嚴重的問題。我們不正視這問題的話,社會的核心價值便會面臨瓦解的危機。這場電盈私有化的官司,實在是替所有人都上了寶貴的一課。

Sunday, May 24, 2009

民主何價?


萬慶良副省長笑着說: 「陳議員似乎對歷史頗有研究,但今天我們只談經濟和環保的議題,別的統統不談。」就這樣輕描淡寫地把那本身已是極為溫和婉轉的六四問題避過了。六四不單是武裝鎮壓、軍隊殺人那麼簡單;六四關乎的,是中國民主運動的成敗。但整個泛民主派北上視察的焦點,卻只在這一問一答中。雙方各自交了差,便嘻嘻哈哈的一同吃午飯去了。我走在後面,有一種難以描述的感覺,不期然地想起了正被檢控的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似乎一生注定活在苦難中。年幼時,她的父親便已死於政治暗殺,其後她參加民主運動,崇尚非暴力的政治改革。但非暴力的人,從來皆是暴力的對象。從中國正經歷八九民運那一年開始,她便被緬甸軍政府軟禁。她有多次機會離開緬甸,尋找自由,但她卻始終選擇留在祖國,甚至最親愛的丈夫在九九年於英國去世,她也選擇放棄臨別一聚,從此人鬼永隔。這是她的選擇。這是她為民主運動付出的代價。有誰可以比她付出更多,比她更有勇氣,更有決心?

同時期,趙紫陽也被軟禁,更於○五年鬱鬱而終,剩下的只是三十餘卷錄音帶。他的遭遇,不比昂山素姬悲慘,但他的付出也非常人所能。放眼再看遠一些,印度的甘地、南非的孟加拉、美國的馬丁路得‧金,他們付出的又可以用什麼來衡量?爭取民主,素來不易,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廣州一行,一問一避都是指定動作,只是一場政治騷罷了。問的沒有意義,避的當然更沒有意義,但一時間,似乎所有人都很滿意了。不要問民主何價?因為無論答案是什麼,只怕我們付不起。

Thursday, May 21, 2009

視察與溝通


立法會「成功爭取」兩個事務委員會北上考察珠江三角洲有關經濟發展和環保問題的實况,頓時引起了很多揣測:中央政府是否正準備和特區民主派「解凍」,增強溝通?

數天的視察行程是否便等同中央與民主派溝通的開始?當然有很多人認為這是踏出溝通的第一步;有見面總比背對背好。立法會議員特別是民主派議員能夠與地方官員接觸,始終是與內地政治架構增強接觸的表現,這可說是一種進步。但究竟溝通的定義是什麼?溝通是否只代表着互相交換意見?

還是進一步拉近雙方政治立場的過程?如果說中央與特區民主派的政治立場並沒有全方位的互相了解,我認為這是粗疏,甚至幼稚的想法。難道中央要倚靠民主派向地方官員力陳平反六四的理據,才了解香港人在這方面的立場?相反來說,我們要倚賴地方官員解說中央對政制發展的看法才明白雙方的距離嗎?當然不是!中央肯定比所有人更清楚了解民主派的政治立場。同樣道理,民主派亦對中央的政治立場沒有任何幻想。

要拉近雙方的距離,絕不是兩三天視察和接觸可以達到的。增進溝通和拉近距離是基於互相加深了解和信任。在傳媒面前強調大家的分歧,只可能說是對選民的一種交代,而未必能達到增強互信,尋求共識的效果。

相反,在公開場合劍拔弩張,只會故步自封,甚至拉遠雙方的距離。

民主派必須認清北上的目的。究竟這是重新公開表達自己政治立場的機會,還是為縮短雙方鴻溝鋪路的第一步?要做到後者,相信仍有待中央和民主派皆有足夠的決心和誠意,設立一個恆常、無先決條件的接觸渠道。民主派有機會北上視察是一個小突破,還望雙方能好好把握這機會,為建立良好關係走出第一步,而非視此行為另一場政治騷!

Wednesday, May 20, 2009

Monday, May 18, 2009

曾蔭權,你不代表我!


竟然有人話泛民對曾特首的「代表論」之離場抗議是「早有預謀」!也不知這是指泛民和曾特首一早「夾」定,為推廣6-4晚會做場好戲,還是指特首辦有內鬼,把曾特首之貓紙暗地裏傳俾泛民令我地有機可乘?其實明眼人看完這直播片段便見到泛民當時反應不一,而最終卻被激到要拉隊離場!

Sunday, May 17, 2009

珠三角之行



第一天
每一次離開香港都有一種滿不是味意的感覺,這一次更多了一份動物園裏面頻臨絕種的小動物的感覺。不是說不喜歡傳媒,但那每到一處每分鐘都成為拍照對像實在不是那麽舒服。
遊罷鹽田貨運港我們便到了華僑城。酒店算是不錯,房間的景色也很好。晚上和珠江三角州港商吃飯和座談至十時多。這是我提出的要求,同事卻向我抱怨,說錯過了看晚間大型表演的機會!唉!當立法會議員真不易!

第二天
第二天行程比第一天更緊逼。物流中心、機場貨運站、深圳市政府午宴、廢物焚化站、汽車廠,再北上廣州。老實說,每處停留不到一小時,聽聽簡單介紹,走走馬,看看花便要上車到下一站,沒有什麽真實的意義。此行是政治降溫多於一切;也可說是專門為我們幾位無證議員而設。但望明天與廣東省領導的會談可收到真正溝通交流的目的!

第三天
這場政治騷今天進入高潮。原定我們有一個半小時與廣東省政府「交流」。主席建議我們報名由他決定先後,最後他決定除了兩位經濟、環境事務委員主席外,民主派的排位分別是:4、何秀籣;6、何俊仁、8、劉慧卿、11、陳偉業、12、本人。
誰知這看似40不出頭的萬副省長真利害,一口氣講了70分鐘!他說話重覆再重覆,把一大堆文件讀完又再讀,令我們大為氣結!結果主席連介紹也省卻,立即着議員展開提問。但最終只可在原定時間內完成三條問題。在主席要求下,萬副省長才同意加時10鐘回應多兩條問題。幸好民主派早在提問上有所分工,亦有兩手準備以防有人拉布,何秀籣讓出位置,64的問題才得以提出。但結果當然一如所料,對方避而不答。一問一避,都是此行之指定動作;交了差,大家便哈哈笑地吃午飯去了!
這便是這次「視察」的成果!

Thursday, May 14, 2009

曾蔭權,你不代表我!


為什麽每逢六四,都會有一些權貴公開說一些令人熱血沸騰的說話,使我們要求平反六四的決心更為堅強?這是否死難者冥冥中哭求公道所致?這血痕可時得以清洗?作為一位香港人、一位直選議員,聽到這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如斯狂妄無恥的言論,實在義憤難填!
對不起!你錯了!我有良知!我愛公義!
我要大聲呼叫:曾蔭權,你不代表我!

Wednesday, May 13, 2009

錢、錢、錢、錢!


嘩!用貨櫃車送七億元現金!真喺匪夷所思!愛情真偉大!但愛喺唔喺應該用錢嚟量度呢?更重要嘅喺,愛同錢嘅關喺應該喺點呢?冇錯,錢喺買唔到愛情嘅。或者更準確嚟講,好多人認為用錢買番嚟嘅唔喺真正嘅愛情,而只喺一種暫時嘅擁有權。呢嗰可以喺肉體嘅擁有權,亦可以喺一段時間內嘅全方位嘅擁有權。但喺擁有權唔喺愛情,而愛亦唔喺單喺愛情。廣角度嘅愛同愛情嘅分別,可能在於比起愛情,愛喺唔着重雙向嘅。正正因為喺咁,好多人會覺得,廣角度嘅愛喺可以用錢嚟表達嘅,特別喺當愛人者唔期望被愛者嘅回報。相反,無私無報嘅愛,可能至喺最偉大嘅愛。喺呢方面,錢或者其他嘅付出嘅多少並唔重要。重要嘅喺嗰份愛心!

Sunday, May 10, 2009

母親、孩子、快樂.......



這是一個特別有意義的母親節!今天,我聯同上水、大埔、沙田和將軍澳四區近九十名單親母親和她們超過一百三十名小朋友一同在迪士尼主題公園共渡了很快樂的一天。到了傍晚,雖然大家都有點倦意了,但那幻彩煙花卻像要為這完滿的一天增添一份難忘的結局,令我們捨不得離去………

Friday, May 08, 2009

雷曼迷債聆訊- 任志剛(湯家鏵怒責)@28APR09(17完)


「任你講」話唔係我嘅責任,就セ都唔關我事啦!

一個小故事


金融海嘯、政改推遲、軟弱無力的預算案,現在再加上甲型H1N1 流感,真是天災人禍、不如意事一浪接一浪,怎不令人氣餒?為什麼上天對我們如斯不公平,老是考驗我們面對不如意事的能力?

今天的感受不期然令我想起孩子幼年時染上了腎炎的一個小故事。腎炎是無藥可治的兒童病。每當病發時,孩子便會因水腫而行動不便,甚至要臥牀休息。有一年夏天,我們約定了孩子的一班表哥表姐到迪士尼樂園遊玩。出發前幾星期,孩子已很興高采烈的期待着那一天。終於等到出發了,我們駕車,晚上到達了迪士尼樂園,準備第二天一早進入樂園。那晚,孩子告訴我他興奮得睡不了。誰知翌日出門前,發覺孩子神色有異。在我一再追問下,他才告訴我他病發了。檢查一下他的身體,發現他已有嚴重水腫。更不幸的是,我們竟然忘記了帶消除水腫的特效藥。沒辦法之下,只好取消迪士尼之遊。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我告訴孩子我們要取消行程時,他那令父母心碎的表情。他含着淚問我,為什麼上天這麼不公平?為什麼他不可以如其他小孩一般,過一些平常的生活?我一時無言以對,想一想,只好輕聲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 必先勞其筋骨!」時至今日,我也不知道他是否明白這句說話的意義,但他當時只是流着淚點點頭,咬着牙接受命運為他安排的考驗。

上天是否很不公平?未必。公平與否永遠是相對的。在這世界上,如果你覺得你不幸運,一定有人比你更不幸。面對逆境時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態。能否戰勝生命的考驗,不在於上天怎樣對你;重要的是你持什麼態度面對挑戰。

Monday, May 04, 2009

九十年前的今天


九十年前的今天,是中國人重要的一日。自由、民主、人權、科學在這一天開始被重視。在我心目中,比起其他國家,中國人是順民。中國人的根性是善良的、是和平的。但五千年的封建思想是要面對的。不是說中國人永遠不會希望真正的當家作主,只是我們要小心不要讓反民主的人利用我們的根性,以但求爭取社會和諧、穩定來阻礙中國的民主自由進程。
現今中國不斷強調科學發展,改善國民物質上的生活素質,卻避而不談舉世認同的文明社會之核心價值。這正說明了五四運動的目標尚未達到,為什麼同志仍需努力。五四運動的精神便是要破舊立新,跳出五千年的束縛,專重自由和人權,進行民主改革才算是真正的愛國!把五四運動的精神薪火相傳續下去,才是真正愛國的表現!
這是我們在九十年後的今天必須僅記的!

Sunday, May 03, 2009

在那屋邨的日子.....


哦!你不是…?想不到會在這生日晚宴見到你!近來可好?孩子們呢?對!轉眼已是四十多年了!多謝你,那些白髮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你除了胖了少許,也沒有太多改變吧!還記得那些馬頭圍邨的日子嗎?多少個晚上,我們在那走廊轉角處的空地,談天說地;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情,現往那裏尋?在那十四樓憑欄遠望,可以看見那燈火通明的馬頭圍,那遠處維港的燈光和天上的星星一樣,都給比下來了!那年頭有誰可以想到我們今天的日子?你也沒有見過Martin、阿明、阿莫、婨、嫆妮他們?也沒有他們的消息?可有機會回到馬頭圍走走?唉!那有時間?不過………相信我,那些馬頭圍邨的日子,永在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