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9, 2009

胡適與哈維爾


胡適與哈維爾(Václav Havel)是不同時代、不同政治背景的人物,但是他們有一個共通點,便是對爭取民主自由的看法和心態。胡適主張「健全的個人主義」,核心思想是要用寬容和諧的態度,以身作則,盡一己的責任,推動舉世尊崇的核心價值。到了晚年,他更寫了一篇很有意義,名為《容忍與自由》的文章。胡適在文中認為「容忍是一切自由的根本, 沒有容忍,就沒有自由」。但胡適的「容忍」並不代表接受不民主、不符合公義的制度或思想。「容忍」的意思在於以理性、和平的手法爭取民主公義。亦因如此,他與另一位五四運動的核心人物陳獨秀所主張的「有組織、有紀律」的暴動有頗大思想上的分歧,而亦受到魯迅暗地裏批評他的革命立場「軟弱」。
胡適在這方面的思想似乎與哈維爾是一致的。後者在他舉世知名的《無權力者的權力》中揭發了極權社會表面和諧的基礎是建基於「謊言政治」。這種表面和諧的需求促使無權者認為社會公義、尊嚴、自由、多元化等核心價值可以,甚或必須置之不理。但哈維爾提出解決的方案,卻不是要組織新政黨,提出新政綱,或以暴力把現有政權推翻,而是以政治道德重建,拒絕謊言政治及自欺欺人的心態,透過非暴力,真誠的生活抗爭,改變了九十年代東歐的政治文化。
胡適與哈維爾的理論令我明白到容忍與真心話的重要。表面上,這兩組理念有互相矛盾的地方,但這矛盾只是表面和不同層次的矛盾。容忍不代表要接受謊言,真誠的生活不代表要容忍不符合公義的制度和思想,更不代表要接受暴力的必要。我相信這才是五四運動的真正精神。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為何你們和民主黨都那麼"懦弱"呢?被野蠻連凶兩凶就即刻腳軟而去支持一個"急於上位"既人參選呢?

雖然現在表面上好像是泛民對建制之戰, 但實際上又是野蠻連抽泛民水的技倆。社民連由始至終都是一個打著泛民旗幟反泛民既組織, 你估你們現在對牠示好, 牠就會在往後和泛民合作嗎? 當然不會啦, 相反他現在覺得自己很委屈, 必定會找機會過泛民一棟的!

如果你要話兩害取其輕, 一個是明顯的政治敵人, 而另一個則是疑似泛民無間道, 其實兩者都不可取!你們現在這樣搞法, 不斷被野蠻連那樣凶到腳軟, 到底還想不想要從政?!

Anonymous said...

你說是有人誤解了泛民的協機制。那當然不是誤解啦, 相反是野蠻連刻意要扭曲泛民的協調機制。

上次陳太港島補選, 當時野蠻連主席就己經說:「勝出泛民初選, 只是代表其他泛民不會再派其他人去參選, 但就不代表其他泛民一定要支持她。」現在同樣是補選(甚至是沒有初選), 野蠻連主席就搬出用於區議會的換屆選舉時既泛民協調機制來講, 要其他泛民都必定要背書, 真是無恥到極!

Anonymous said...

在此事上, 何秀蘭就企得夠硬, 一於唔支持喇!這樣做至少為「泛民」呢個稱號保存了點尊嚴。

因為, 如果當初野蠻連是要以泛民對建制之戰打這一場選戰的話,
那牠就應該要和所有泛民團體商量, 然後才決定派誰人出戰!
而不是好象現在那樣, 社民連自把自為, 擅自推一個人出來, 然後就要全體泛民硬食!

請問! 這樣對其他泛民公平嗎?泛民是否由野蠻連一個話晒事啊?!

所以說你們真的太不智以及懦弱了!

Anonymous said...

總之不要忘記野蠻連完完全全是古惑仔思維, 你對牠好, 他會得寸進尺。你還是提一提陳小姐要多加留神, 小心點說話, 不要隨便向野蠻連承諾甚麼, 免得再被野蠻連譏諷為「自動送上門」了。

Ronny Tong said...

意見收到,定將轉達!謝謝!

Raymond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aymond said...

胡適有一篇題為「再論建國與專制」的文章,他坦白地寫道:

「我有一個很狂妄的僻見:我觀察近幾十年的世界政治,感覺到民主憲政只是一種幼稚的政治制度,‧‧‧‧‧‧我們看慣了英美國會與地方議會裏的人物,都不能不承認那種制度是很幼稚的,那種人才也大都是很平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