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9, 2012

埋單結帳


轉瞬間已七年,想當天曾蔭權吹着口哨上任,今天卻要裝哭鞠躬卸任,這轉變相信不但香港市民意想不及,連曾蔭權自己也可能難以想像。事實證明,曾蔭權七年之管治只凸顯了他只想做一份好工,而從來沒有嘗試過「做好這份工」!我們今天且重溫這七年他的功過為何。

擴大貧富懸殊市民受苦

相信最令港人咬牙切齒的,毋庸置疑必定首推曾蔭權任內「成功」擴大貧富懸殊的「創舉」。堅尼系數由他上任時的零點五二五飆升至現時的零點五三七,從未間斷地高居世界已發展地區的首位。最令人氣憤的是,在這七年間特區整體經濟是好轉的;國民生產總值亦增加了。大地產商在全球首富榜上有名,但卻苦了一般小市民!原因為何?很簡單,曾蔭權就是懂得「感恩圖報」;他認為既是商界擁護他上台,他便要日夕照顧商界的利益,管他小市民水深火熱,管他庫房水浸連年,平均每年盈餘低估三百五十億,就是甚麼長遠改善市民生活的措施也不幹!市民嚷得多了,便施捨一些小恩小惠的「一次性掩口費」,過了海又是神仙,總之可以不做便不做。這便是他的治港理念!這是他的第一大過。

政制停滯不前壓抑民主

第二大過必然要算是政制上的停滯不前。彷彿患上「民主和諧恐懼症」的他,這七年來以壓抑民主為首要任務。從上任那一天便實行「親疏有別」,保皇黨的一切建議均言聽計從,民主派卻見也不想見。第一次政改只求僥倖過關,試圖游說幾位個別民主派人士轉駄便算是盡了一己之責,結果決裂收場。他隨即把責任全推到民主派身上,乾手淨腳,沒絲毫悔意。第二次政改也是重蹈覆轍,從未嘗試與民主派坐下來研究如何取得各方願意接受的中間方案,反而想盡辦法為「阿爺」擋駕。誰知「阿爺」竟然與民主派暗度陳倉,令他吃了一記悶棍之餘,也失信於保皇黨,當真算是活該!虧他還厚顏無恥地說政改成功是他的功勞。

當然,不能說曾蔭權之七年管治只有過,沒有功。最低工資、競爭法,不是一些利民的法例嗎?對,可以這樣說。但要知這一些法例都是社會逼出來的。

記得最低工資的立法過程嗎?曾蔭權堅持以「自願」形式呼籲商界,把立法程序一拖再拖。最後醜婦終須見家翁,才無奈立法。一言蔽之,不利商界的政策總有拖延的理由,這亦是擴大貧富差距的因由。

但最令人嗤之以鼻的,當然要算他虛榮貪腐和揮霍公帑無度的習慣。更重要的是,他一心一意視富豪權貴為「知己」,終日醉心於他們的生活圈子裏,試問又如何能體察民間疾苦?

這七年令很多香港人搖頭歎息:我們真是命苦!回歸後的特首沒有最差,只有更差!以為董建華不濟,想不到曾蔭權更不濟。以為曾蔭權貪腐,有誰想到候任特首也可能帶來最少五年的核心價值崩潰浩劫。究竟我們還要忍受多久才有普選?

2 comments:

Frankie Fook-lun Leung said...

As a law professor, I give Tseng a grade of F. Regarding CY Leung, I recommend you to see the movie: Dance with the Wolf. Regarding you, I wish you luck in the coming September election. Remember what my friend Richard Nixon said: politics is election, election and election. Citizen Ronny is a nobody.

yanmaneee said...

ralph lauren uk
moncler coat
longchamp outlet
kyrie 6
nike jordans
jordan shoes
nike air max
canada goose
lebron 14
nike kyrie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