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04, 2016

淺談院校自主

上星期,香港大 學學生圍堵校委會主席李國章,要求實踐「院校自主」,廢除行政長官為當然校監之制度,引致港大校長馬斐森公開譴責學生行為。校長對學生不公,當然惹來網上 瘋狂攻擊;一時間,社會嚴重撕裂的氣氛被一意孤行的梁振英帶進了校園,再進一步深化社會矛盾。破壞社會和諧,梁振英實是功不可沒。
針對梁振英的情緒反應
學 生要求「院校自主」有沒有道理?最直接的答案可能是:這只是針對梁振英個人的情緒反應,而非制度上出現非改不可的缺陷。從殖民地時代到今天,港督以至行政 長官擔任大學校監,從來沒有發生過甚麼大問題,今天梁振英當上了行政長官,問題不但一一浮現,更已直逼臨界點;但假若明天特首由直選產生,出現問題的機會相 信便會大大減低,這正好證明了問題出自梁振英身上而非制度上。
從一個完全客觀的角度看,官立大學是否必須由學生完全自主?非也!環觀世界各地,所有 大學均有官立與私立之分。在美國最著名的長春藤盟校(Ivy League)傳統上差不多全是私立大學,自主程度自然甚高。相反,官立大學運作由公帑支付或資助,政府當然應該有份參與及關注大學之發展,這與學術自主 是兩回事。《基本法》第一百三十七條規定:「各類院校均可保留其自主性地享有學術自由」。條文中所指之「自主性」是指例如容許宗教開設院校之學術自由等,而過去政府 亦鮮有干預院校之學術自由。因此,只要參與得宜,政府參與大學運作並不一定構成干預學術自由。
由此可見,在制度上最大的問題並非行政長官出 任校監,或有權委任校委會成員及主席。今天最大的問題,是梁振英用人唯親,委任制度過於失時。特區現行的委任制度沿於殖民地時代,上至法官之遴選或委任,下至 一般諮詢架構,均由行政長官聯同行政會議委任成員及主席。在殖民地時代,這種安排是理所當然,亦甚少出現大問題。這是因為既然是殖民地,港人亦只是殖民, 沒有管治權力,而港督作為地區之唯一領導者,要成功管治亦必須顧及各階層不同利益,因此在殖民地時代,社會各階層均接受當時之殖民委任制度。
粉絲身兼百職
回 歸之後,問題逐漸浮現了。首先,今天的特區與殖民地最不同之處是港人治港。既然是港人治港,便會出現港人不同的政治利益衝突。遇上一位只懂用人唯親的行政 長官,這衝突便很容易白熱化。在這種傳統殖民地制度之委任制度下,任何委任決定,均完全缺乏透明度,更沒有任何準則可言,行政長官亦不須為任何委任道出決 定之理據:一句「用人唯才」,便封堵了所有質疑或討論。梁振英是否用人唯才,路人皆知。
我們看到的,是所有被委任者來來去去大都是李國章這類只懂製造對立、不思建設之人,令人誤以為特區人才只此而已。行政長官永遠只委任一些唯命是從的特首粉絲,致令有些人身兼百職,「才冠」無數行業,特區怎可能不四分五裂?
要換弦更張,我們必須重新全面檢視現行之委任制度。我在立法會時已不斷公開倡議成立一個高透明度的獨立委任機制,由社會各界人士通過商議和諮詢,委任有能之士出任各重要機關、委員會,及所有重要諮詢架構。要特區長治久安,在普選來臨前,革新委任制度是刻不容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