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9, 2015

問我

不少希望政改能順利通過的朋友不斷問我:你的主張、判斷、策略和心態皆與泛民主派截然不同,為甚麼最終卻還是決定與他們「綑綁」在一起投反對票?我本想只報以微笑,但卻始終笑不出來。這不是綑綁與否的問題,而是你是否忍心看見社會因為缺乏共識、嚴重撕裂而為一個違反原則的終極政改方案勉強通過付出我們難以承受的代價。

這決定沒有對與錯,只有不同的看法。也許我是過慮了;也許是我缺乏勇氣面對那些充滿着仇恨和激情的激進分子把香港變為政治戰場;也許我根本不是一個喜歡賭博的人,我不願意亦不會以香港的繁榮穩定作為賭注,更不會押上「一國兩制」的成敗。

不 知怎的,我很自然地便想起了一支七十年代由黎小田作曲、黃霑寫詞的《問我》。這首歌其中有幾句是這樣的: 「無論我有百般對,或者千般錯,全心去承受結果。面對世界一切,哪怕會如何,全心保存真的我。」第一次聽這首歌時,令我聯想起法蘭仙納杜拉的《我的路》 (MyWay)。這兩首歌可說是頗有異曲同工之妙。歌曲中的歌手不是歌頌自我,也不一定要求我們擇善固執,更不是說自己的每一個決定都是對的;只是說: 「你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我願意為我的決定負責。我也希望無論以什麼策略、什麼行動、什麼心態爭取民主的人,也會為自己的理想和言行負責。如果我們可以放下心中的仇恨、心中 的猜疑,放下自我和偏見,也許我們看這世界會看得更全面、更透徹、更清楚。也許我們會比較理解其他人的看法;也許我們肩上的擔子也會因此比較輕了些。但最 終,是否真的這樣,也只有你自己知道!

1 comment:

Mr Foodie said...

成為一位政治家, 要對得起自己.
要成功, 前提是道德高地, (不論是來自權力, 西方民主思想價值)
以前有, 現在沒有,
對於未來, 只能說: "香港,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