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8, 2007

人誰無過......?


我有很多缺點。但竟然有朋友說我其中一個缺點是太寬容大量。就是對着曾經害過我的人,我也可以和他/她飲酒吃樂。沒錯,有不少人仇視我,但我沒有仇人。我也有一些政見和我非常不同的朋友。大家政見各異,就不談政治吧;只要互相專重,哪怕沒話題?
身邊的人,有時很怕我和不同政見的人在一起。他/她們會猜疑我的政治理念會否左搖右擺。每當他/她們質問我的時候,我會笑一笑說:「只要自己堅受信念,我是百毒不侵的。」我有很強的自信,只有我感染他人,他人是很難感染我的。這是否有點自大?
無論怎樣也好,對與錯很多時只是角度問題。只要忠於自己,又何需計較他人的過錯?

7 comments:

naomi said...

Dear Ronny,

你說也對,人誰無過,若每天只仰人咀臉過日,非常辛苦。每事有兩面,優與劣、好與壞,相信只有真理纔有定準。自信可令人傲然超脫,但也會目空一際。喜歡你的真性情,沒扭曲,表意坦盪,知音不多,也無需強求,活在當下,心適然。

細閱文章點滴,如在不同的空間,偶然窺見你心絮片斷,欣賞你願意坦率開放,讓人們多了解,相信你也樂在其中,努力為你的理想奮鬥吧。

God Bless You!

Naomi

Ronny Tong said...

Dear Naomi,
多謝你的關懷和了解。這個blog原意就是讓我發發牢騷,與他人分享我生活的點滴。話可能說多了,請見諒!但有時心底裏的話,說了是會舒服一些的。
家驊

Ronny Tong said...

Dear Naomi,
多謝你的關懷和了解。這個blog原意就是讓我發發牢騷,與他人分享我生活的點滴。話可能說多了,請見諒!但有時心底裏的話,說了是會舒服一些的。
家驊

魁北克 said...

Dear Ronny,

借此空間跟你談政治,我不知是否恰當。希望你不會介意吧!

我是新界東公民黨之友,早前的飯聚已跟你認識了。

我在想,馬力先生的遺缺而引起的選舉戰,泛民為甚麼;尤其公民黨,我們為甚麼不藉此主動造就一個中西區的民間普選,選出我們的候選人去競逐馬力先生的遺缺。

選舉總有攻擊的時候,但我們為甚麼面對如此好時機,仍不能拿出大氣魄,團結一致。

如我們仍繼續如此內耗,泛民各黨之間的小家子氣,經常亮於新聞上,2012普選的大業,我們有希望嗎?

沒錯,香港的市民已有足夠的政治成熟,怕只怕.....不成熟的是我們!

魁北克 said...

Ronny,

Sorry, 港島區補選 is correct.

Vincent

Ronny Tong said...

魁北克
Sure. Agree with everything you said. Working hard on it but Pan Democrats being what they are we have to make do with the best we can achieve.
I always emphasize, the most important consideration is unity and the voters' view.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even CP's or other political parties' self interest.
Ronny

魁北克 said...

Yes, This is Long March ! Thanks!

魁北克